现金购彩网

                                                                      来源:现金购彩网
                                                                      发稿时间:2020-07-05 16:28:27

                                                                      冠状病毒广泛的宿主性以及自身基因组的结构特征使其在进化过程中易发生基因重组,呈现遗传多样性。D614G突变指的是新冠病毒的第614氨基酸位点 D(天冬氨酸)到 G(甘氨酸)的突变,位于S蛋白(图1)。D614G突变的病毒株常伴有5'UTR中的C到T突变(相对于MN908947.3基因组的241位),3037位的C到T突变;在14408位的C到T突变。包含这4个遗传连锁突变的单倍型现已成为全球优势形式,根据GISAID数据库公布的新冠病毒测序结果,发现携带该突变的病毒株主要归类于G型、GR型和GH型。

                                                                      D614G突变会影响现在的检测、治疗和疫苗研究么?

                                                                      2. Grubaugh N D, Hanage W P, Rasmussen A L. Making sense of mutation: what D614G means for the COVID-19 pandemic remains unclear[J]. Cell, 2020.

                                                                      因此,中国在国内防控稳定之后,加强对于输入的防控,在G614成为全球多数变种的这段时间里, 以D614仍占主导地位的中国由于控制了输入性病例的传播,病毒引进数量在急剧下降。虽然这次北京疫情中发现了这个D614G突变株,但是由于采取了迅速果断的防控措施,使得G614的病毒失去了在中国大幅度扩增的机会。同时,中国的抗疫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果,导致D614病毒株在国内传播有效控制,在世界上的比例越来越小,D614G突变病毒株在欧洲和美洲传播过程中没有其他竞争对手,导致了一家独大的现状。

                                                                      图2(图片来源:Korber B, Fischer W M, Gnanakaran S, et al. Tracking changes in SARS-CoV-2 Spike: evidence that D614G increases infectivity of the COVID-19 virus[J]. Cell, 2020.;Daniloski Z, Guo X, Sanjana N, et al. The D614G mutation in SARS-CoV-2 Spike increases transduction of multiple human cell types[J]. bioRxiv, 2020.)

                                                                      携带D614G突变的病毒株在2月才首次被发现,但不是在全球范围内同时爆发出现,D614G变异早期出现在欧洲,当时只占到全球新冠病毒测序序列的10%不到,然后才不断扩散传播到北美洲、大洋洲、南美洲以及亚洲,经过4个多月的传播,成为目前传播的主要基因型。这一现象是因为该突变改变了刺突蛋白的活性,提高了病毒的“攻击性”和“传播性”,进而让病毒更加容易入侵人体细胞么?

                                                                      另外,目前没有证据表明D614G突变会干扰治疗策略,如设计破坏与ACE2的spike结合的单克隆抗体的药物。然而,在我们更好地理解D614G在自然感染SARS-CoV-2中的作用之前,任何疫苗或治疗设计都应该考虑到该突变的存在和可能的影响。

                                                                      参与研究的方格罗教授表示,了解大流行状态下的病毒历史很重要。他们在不同实验室间用不同病毒标记物进行了二次测试,重复了所有数据,跟踪了病毒基因组,得出的结论始终一致。方格罗认为,该研究成果可以作为研究流行病学的工具,用以了解病毒演变,提高病毒的可追溯性。海外网7月6日电 香港《文汇报》6日报道称,香港国安法已经实施,任何人试图分裂国家及颠覆国家政权均属违法。日前,香港公共图书馆已将“港独”书籍下架,但巿面仍有楼上书店出售。有法律界人士指出,如果有关书籍的内容涉及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活动、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等四类违反香港国安法罪行,便不应再在市面出售,否则书店可能面临法律严惩。他还表示,此举不会影响香港的言论出版自由,因为自由也要受到一定制约。

                                                                      港媒记者5日走访过程中发现,香港国安法实施后,部分以往有售不少敏感政治书籍的楼上书店,已不见有摆放涉及“港独”等敏感书籍。被问及是否主动将该些书籍下架时,有书店职员未正面回应,只表示所有出售的书籍已放在书架上, “做书局要低调些。”

                                                                      4. Daniloski Z, Guo X, Sanjana N, et al. The D614G mutation in SARS-CoV-2 Spike increases transduction of multiple human cell types[J]. bioRxiv, 2020.海外网里约热内卢7月4日电 巴西圣卡塔琳娜联邦大学2日发布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在圣卡塔琳娜州首府弗洛里亚诺波利斯市去年11月27日采集的下水道水样中检测出新冠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