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8-10 21:32:17

                                                          张军回忆,当年他与赵智勇都在桥东供销社的化肥门市部上班,主要工作是向周边群众卖农业生产所需的化肥。在张军的印象里,赵智勇有些少年老成,“话不多,但做事挺稳当的。”

                                                          “这事发生时,你是副总统,而不是什么看客。当时你有机会,但你做了什么呢?对,你什么都没做。”

                                                          此案由辛集警方侦办。辛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张海军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办案部门正对此案展开进一步侦查,“他们作案可能不止这一起,可能还涉及其他案子。”至于媒体关注的赵智勇的法院工作人员身份,张海军说:“他是不是法院的,都跟我们执法没有任何关系,我们肯定会秉公办案。”

                                                          现场死亡的是基金会工作人员何存梅,当年39岁。她哥哥何海(化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透露,事发后他看到妹妹尸体,发现头部有明显的枪伤。

                                                          赵玉良说,前些年赵智勇家的房屋倒塌后,附近村民图方便,常往倒塌房屋前的空地倒垃圾,弄得环境不好。住在旁边的赵玉良夫妇,就干脆把那块空地围成了菜园。

                                                          “他从小性格就好,怎么会做出犯法的事来呢?”赵占英弄不明白,这些天她想联系赵智勇的家人,可一直联系不上。

                                                          归案的4名嫌犯中,包括已在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工作了22年的赵智勇。

                                                          在多年前的报道中,赵智勇曾提到,他因为忙于工作而疏于对家人的照顾。他的父母身体不好,一家老小靠他妻子照料——作为重点中学骨干教师,他妻子在完成繁重教学任务的同时,还得操持家务。

                                                          案发那年赵智勇已经28岁,且自学了法律本科。

                                                          2014年5月,人民公仆网刊发报道《人民公仆赵智勇:坚守信仰、肩担道义的执行人生》。这篇文章介绍,赵智勇十年来执行的标的接近“一个亿”,执结案件938起,完全执结率达到了95%,在石家庄法院系统“数一数二”。